• 連云港招商信息網

    連云港招商信息網

    http://www.genesisoutreach.net

    菜單導航
    連云港招商信息網 > 投資指南 > 正文

    藍馳創投陳維廣:今年投資額不減,向優勢項目

    作者:?大成 發布時間:?2022年09月22日 14:07:38

      作者:陳維廣、宦艷紅

      來源:澎湃科技

      近日,藍馳創投管理合伙人陳維廣接受了澎湃科技的采訪。作為從事早期科技投資近20年的投資人,陳維廣如何看待近年來科技投資的變與不變?現分享如下:

      伴隨著消費投資熱退潮,科技成為投資機構新的寵兒,尤其是硬科技。但在經歷了炙熱的2021年之后,科技投資也呈現出冷熱不均,以往的高估值、搶項目的日子似乎已經成為歷史。進入2022年,科技投資圈顯得有些清淡。

      陳維廣從事早期科技投資接近20年,2005年創建藍馳創投中國基金擔任管理合伙人。目前藍馳創投是國內規模最大的早期基金之一,其最為知名的投資項目之一為理想汽車,從A輪開始,藍馳創投連續五輪加注了理想汽車,為“智能汽車有希望成為下一個科技代際里的母生態”的判斷下注。

      在陳維廣看來,受益于工程師紅利,中國的科技投資熱潮仍將持續,雖然投資總有起伏,不過對于優質項目來說,在低潮期不僅依然可以獲得投資,甚至還能獲得更多的投資,因為資源在向優質項目集中。對于投資機構來說,未來專業化、細分化將是大勢所趨。

      藍馳創投管理合伙人陳維廣

      2015年,模式創新與科技創新的分水嶺

      澎湃科技:在你從事早期科技投資近20年里,你覺得行業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陳維廣:早年我們在國內投資比較多的還是互聯網企業,不管是PC互聯網還是后來的移動互聯網,都是屬于模式創新,而且大多數的模式是復制國外的商業模式。

      分水嶺出現在2015年,那時候開始,我們看到更多技術驅動的創業者出現,譬如AI技術、云計算等底層技術驅動的創業企業。

      再后來,基于解決“卡脖子問題”的需求出現,半導體、新材料等一些和底層技術非常相關的硬科技也變成可以投資的標的了。

      這20年的變化還是比較顯著的,既有外部的原因,也有內部的原因,譬如中國工程師隊伍逐步壯大,人才供給的變化使得創新的題材也出現了比較大的變化。

      澎湃科技:那你覺得中國的工程師紅利可以延續多久?

      陳維廣:工程師的畫像其實也在不斷變化,以前有很多歸國的互聯網工程師,現在呈現多元化的趨勢,既有AI算法、AI芯片等專業方向的工程師,又有生物科學等各學科領域的科研人員,還有很多交叉學科的人才等。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受到好的教育、重視科研,雖然近年國內生育率在下降,但畢竟中國是一個大國。我認為至少在2035年前,工程師紅利是可以持續的。

      消費投資與科技投資各有利弊

      澎湃科技:今年的投資氣候跟去年相比有很明顯的降溫,目前藍馳保持著怎樣一個投資節奏?

      陳維廣:我們每個投資團隊成員一周至少要看10個項目,平均下來每年會投資至少五十個項目。今年的投資金額和往年基本持平,但基于當前的投資環境,今年的項目供給有所變化,有些創始人會感覺市場不太樂觀,融資的訴求沒有那么強烈,所以整體創業的項目也會相對少一些。

      澎湃科技:你覺得這種慢節奏會一直持續下去嗎?

      陳維廣:投資總是有上有下。我覺得到今年年底應該會有一些反彈。

      澎湃科技:硬科技的投資邏輯跟消費科技的投資邏輯會有哪些不一樣?

      陳維廣:最大的不同是硬科技對于科研人才的要求會非常高,需要更多的科研投入,研發周期會比較長,它不像互聯網可以在很短的時間里把應用開發出來,互聯網企業更加重視運營能力。但對于硬科技企業來說,運營是非常后期的環節,能否將產品研發出來是它需要攻克的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難關。

      我們要考察這個硬科技的技術是否具備足夠大的差異化、成本能否做得足夠低、能不能找到一個落地的商業場景,最終將科技成果商業化。因為硬科技產品很多是面向B端的,所以它的銷售模式和C端的也不一樣。這些都是我們需要考量的因素。

      澎湃科技:對于投資人來說,判斷硬科技的項目是否比互聯網項目更難?

      陳維廣:它們的難點不太一樣,投互聯網項目的難點在于投資規模非常大,但互聯網門檻相對比較低,商業模式很容易被競爭對手模仿,那么前面的3-4年就需要一直“燒錢”擴大規模,持續讓消費者滿意。

      就硬科技項目來說,我們更需要了解項目的屬性,了解它的風險,其中就包括技術的差異化門檻、知識產權的完備性、應用場景以及投入產出比。此外,很重要的是你的資金是否有足夠的耐心,因為硬科技不可能像互聯網企業一樣三年就能決定勝負,可能需要5-10年,才能真正看到盈利。那么對于投資人來說,1-3年的收獲期延長至5-10年的收獲期,是不是會有挑戰。

      但與此同時的是,互聯網項目的投資結果是,你可能掙個百億,也可能是掙個0;但硬科技項目相對會比較平均,即便最后沒有非常好的商業化成果,你還會有知識產權,通過知識產權變現拿回一部分投資。硬科技領域還有一個特點是,它很容易形成頭部優勢,它的技術研發需要多年的積累,但是如果在特定領域里獲得成功,所獲得的利潤會比消費企業要高得多,前提是你必須要做到細分行業的前三名。

      國家引導基金成為硬科技投資主力LP

      澎湃科技:看起來今年大家更喜歡投新能源項目,而不是去年的半導體項目。藍馳選擇硬科技項目,會有哪些自己的投資理念?

      陳維廣:總會有一些細分賽道是受到投資人青睞的,細分賽道的領域會不斷變化。

      雙碳的政策因素,電動汽車銷量的上漲,新能源估值漲了,就有更多人來關注,半導體項目的周期相對更長。

      我們選擇項目時,會首先關注這個產品或者項目做的事一定是能夠滿足需求的,不能為了技術而技術,產品推出卻沒有市場需求。第二是創業一定是順勢而為,在趨勢下創造價值。就像沖浪的時候,有的人沖浪技巧很好,但是總是踩不到浪;有的人卻總能在特定的時間踩在浪上,隨浪起伏,因此時機很重要。我們做投資的時候做行業研究,就是為了對下一波的趨勢做判斷。第三是團隊,要判斷這個團隊能不能把這個事做好。

      澎湃科技:根據你的觀察,國內科創企業目前存在的短板是什么?

      陳維廣:國內科創企業創始人很多是科研背景,過去十幾年甚至幾十年都是鉆研科研,但是管理的經驗不多。做企業產品要商業化,就一定需要更大的團隊,把團隊擴充到上百人、上千人,如何管理好規模不斷擴大的團隊、做好激勵和效率提升,這些都是會面臨的巨大挑戰。

      澎湃科技:目前國家引導基金已經成為LP的主力,你覺得為什么會出現這種變化?

      陳維廣:藍馳創投的LP中有不少是國家引導基金。出現這種變化的原因,第一是硬科技產業無論對于創造經濟價值以及增強國家競爭力,都非常重要,國家給予的支持力度比較大;其次是硬科技項目周期比較長,需要擁有更長線投資視角的LP,而國家引導基金就屬于這類機構。

      投資機構專業化細分是大勢所趨

      澎湃科技:現在投資機構也很卷,越來越多的機構加入早期投資中,投后賦能也成為機構之間的競爭籌碼,你怎么看?

      陳維廣:我們會賦能投資項目,但是機構的競爭力還是取決于能否識別好的資產。你一定要尋找到“非共識”,好的早期投資人,最重要的賦能就是能和創業者一起在0到1的階段更早、更精準地洞悉需求,滿足需求。?

      澎湃科技:你覺得投資行業未來的發展趨勢是怎樣的?

      陳維廣:會越來越專業。隨著競爭變得更激烈,創始人會更加重視投資機構是不是足夠專業:對他的賽道是不是足夠了解?投完之后可以給予他怎樣的支持?幫助創始人進行包括上市等方面的資本運作也很重要。

      以前的投資機構看的項目可以比較散,但今后大家會挑自己擅長的賽道,專注在某個賽道上做透做強。我們目前主要聚焦4個賽道:新能源、新效率、新交互與新科學。

      澎湃科技:能跟我們分享一下你的科學觀嗎?

      陳維廣:科學觀要講辯證。我們在選擇投資項目的時候有時很容易受到創始人的感染,但最終你還是要比較理性地一層層地去做辯證分析,就像做實驗一樣去驗證,這是我們一直強調的。你要去研究產品架構、市場需求、團隊成員的核心能力,計算每一個關鍵指標,用科學的方法來做投資。

    欧美黑人精品一区二区不卡